收入分配改革如何才能落实?----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终于有了时间表
添加时间:2012-11-09 10:50:59点击次数:3244 次                 【字体:

 

      收入分配改革如何才能落实?
----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终于有了时间表
 
马光远
 
在政府改革滞后的情况下,二次分配意味着政府支配资源的能力更强,这会再次导致寻租等非法收入,进一步恶化收入分配格局。我建议由具有较大权威的专门机构负责收入分配总体方案的细则和落实,由全国人大对方案的细化和落实给予定期的监督,并在具体方案上让民众公开参与,从而确保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的真正落实。
  10月17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时表示,四季度将会制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总体方案。酝酿8年之久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终于有了最后的时间表,也意味着延缓许久的收入分配改革正式开始启动。
  收入分配改革作为一项重大的举措,不仅在于扭转多年以来经济高速发展中各种收入分配的失衡问题,更在于通过理顺财富分配的格局,提高居民的收入,为中国经济的转型和可持续发展创造一个公平分配财富的制度基础。但是,长期以来,中国在收入分配改革方面深受库兹涅茨“倒U”假说的影响,认为在经济高速发展的过程中,收入分配的不平等是不可避免的,都会经历一个从差距急剧拉大到逐渐缩小的过程,因而在制度上对收入差距拉大的问题重视程度不够,导致收入差距迅速拉大,1994年中国的基尼系数就超过了国际公认的0.4的警戒线,2007年更是高达0.48。而在社会转型的过程中,无处不在的制度漏洞导致寻租和公共资源的巨额流失,加剧收入分配的不公,严重影响了社会的和谐和稳定。
  从造成收入分配差距拉大的原因看,除了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的自然的两级分化之外,中国的收入分配差距最主要的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因为体制不健全导致的分配不公,尤其是非法收入、灰色收入扭曲了分配的基本秩序。以灰色收入为例,根据王小鲁的研究,中国各种各样的灰色收入的总额在4.8万亿左右,占GDP的比重在10%以上二是垄断行业与竞争性行业的差距越来越大。电力、电信、金融、保险、烟草等行业与其他行业实际收入差距扩大到10倍左右。根据2008年的数据,石油、电力、电信、烟草等行业的员工人数不到全国职工人数的8%,但其收入相当于全国职工工资总额的60%左右;第三,居民收入在劳动收入中的比重逐年下降。1996年到2007年,我国劳动报酬总额占GDP的比重从53.4%下降到39.7%;第四,政府收入增长远远快于GDP增长和居民实际收入的增长,国与民之间的收入分配差距越来越大。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从68%急剧下降至52%左右,几乎每年下降一个百分点。总体而言,中国的收入分配整体结构中,资本所得超过了劳动所得,垄断行业所得超过了竞争行业所得,城市超过了农村,东部超过了西部,非法所得超过了合法所得,呈现一个全方位、立体式的扭曲结构。
  鉴于收入分配改革的复杂性,在当前情况下应启动收入分配改革,首先应该跳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简单化思路和误区。要确保穷人的收入增长快于富人,要减轻居民在社会保障方面的支出,要确保二次分配的公平,调节过高收入,要将30年积累沉淀的财富向普通民众倾斜,要规范垄断企业的收入,切断非法收入和隐形收入的途径。这些利益的重新平衡,单靠二次分配根本无法解决。调整收入分配,不是一个简单做加法或者减法的过程——— 单纯地在分配本身上面做文章,以为通过二次分配机制,就可以解决收入分配不公问题,显然低估了收入分配问题的难度。值得注意的是,在政府改革滞后的情况下,二次分配意味着政府支配资源的能力更强,这会再次导致寻租等非法收入,进一步恶化收入分配格局。
  因此,当前启动新一轮的收入分配改革,首先应该确立改革的正确路径和突破点。在目前的环境下,收入分配改革牵涉的利益非常庞杂,的确非一朝一夕所能一蹴而就,更不是发改委草拟一个收入分配改革的方案就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本次收入分配改革就其改革的意义而言,绝非为了短期刺激内需的救急需要,而是攸关经济转型和社会和谐之大局,需要大手笔、大智慧和大策略,决不能修修补补,小打小闹。要意识到收入分配改革最终破局,离不开民主法治建设和政府改革。因此,在具体策略上,我建议“突出重点,各个击破”:
  第一,必须确定收入分配改革的具体指标。此次国家从宏观层面对收入分配改革作出整体部署,包括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调节垄断部门高收入、部分企业高管的过高收入以及某些社会群体的高收入、继续完善社会保障制度、着力缩小不合理的收入分配差距等。同时,进一步推进打破垄断、促进民间资本发展等相关配套改革。这些方向无疑都是正确的,但是,收入分配改革如果没有硬性的指标,势必很难推进。我建议在收入分配改革中,应当提出,消费占GDP的比重应该从目前不到40%提高至国际平均水平60%;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应该从2007年的39.7%提高至50%左右;居民收入的年增长不得低于政府收入的增长和GDP的增速,等等。
  第二,收入分配改革应该有清晰的路径。就此,我在此提出几点建议:其一,一定要对收入分配改革的目的有正确的认识,收入分配改革是要扭转收入分配的失衡,是要取缔非法收入,规范垄断收入,在一定条件下限制高收入,收入分配改革的目的是为了鼓励大家更多的创造财富,为做大蛋糕创造一个公平的环境,而不是为了限制致富,不是为了吃大锅饭;其二,对于垄断企业的收入,应该利用启动民间投资的有利时机,推动垄断领域的改革。对于垄断领域的不合理高收入,简单采取限薪的措施不会有太大的成效,根本的解决之道在于放宽民间投资的准入门槛,打破垄断;其三,收入分配改革不仅仅意味着工资的提高,还意味着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领域缺口的弥补,收入分配改革既是做“加法”,提高居民的基本收入,也是做“减法”,减轻居民在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领域的负担;其四,收入分配改革,不仅仅指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还包括国家与居民之间在国民财富的大蛋糕中,有一个合理的比例结构。要在制度上确保居民收入的增长不慢于财政收入和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财富大蛋糕中的比例。
  就改革的时机而言,尽管因为一再延误时机,使得收入分配改革的难度越来越大,但就改革本身而言,任何时候启动,都比拖延要好。同时应该看到,鉴于收入分配改革涉及很多人的利益,也会受到记得利益者的阻挠,为了确保出台的总体方案能够有强有力的执行力,防止利益集团的干扰,我建议由专门的具有较大权威的机构负责总体方案的细则和落实,并由全国人大对方案的细化和落实给予定期的监督,并在具体方案上让民众公开参与,从而确保各方在一个透明、平等和公开的环境中博弈,确保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的真正落实,为中国经济的转型夯实财富分配的制度基础。
  (作者系经济学博士,财经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