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转型机遇 提高地方高校竞争力
添加时间:2014-10-20 09:51:19   点击次数:1901 次                 【字体:

 

      每逢经济结构调整,都会产生对新型人才与智力的大量需求。当前,中国经济发展处于“结构调整阵痛期、增长速度换挡期”,部分工业产能过剩,地方政府债务沉重,制造业利润率下降较快,许多地方政府都在谋求加快经济结构转型与升级的进程。在这一过程中,地方高校要积极转变办学思路,增加社会服务职能,要在地方经济转型与升级过程中有所作为,在造福一方经济的同时也提升自身在区域经济中的影响力。
      经济结构调整需地方高校助力
     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明确指出:“做好今年政府工作,要以深化改革为强大动力,以调整结构为主攻方向”,并确定了以增强内需拉动、优先发展生产性服务业、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推动产业向高端价值链跃升等具体实施方案。地方政府在落实《报告》精神时,不可避免地会寻求地方高校的支持。
      首先,地方经济结构调整必须淘汰落后产能,发展新兴产业,这必将增加对新型人才的需求。《报告》指出,今年要淘汰部分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等落后产能,优先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加快发展保险、商务、科技等服务业和海洋经济,要在新一代移动通信、集成电路、大数据、先进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等方面赶超先进,引领未来产业发展。这一调整思路,一定会对相关领域人才产生大量需求,这也将成为地方高校学科建设调整的方向。另外,《报告》指出要“促进约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地方高校的教育资源也将为这1亿农业人口顺利转变为城镇居民提供知识与技能方面的保障。
      其次,地方经济结构调整必须依托科技创新,地方高校的科技服务能力将成为调整的动力来源。《报告》指出,创新是经济结构调整优化的原动力,鼓励企业设立研发机构,牵头构建产学研协同创新联盟,同时要扩大科教单位对科技成果的处置权和收益权。地方高校由于储备了丰富的科研力量,具有较强的研发能力,因而是组建区域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推动区域科技创新的中坚力量。
      第三,地方经济决策也需要高校提供智力支持。《报告》指出,改革是今年政府工作的首要任务,并将在行政体制、政府机构、财税体制、金融体制等领域进一步深化改革。当前的改革不再是“摸着石头过河”式的改革,需要科学的论证与设计。地方高校在所属区域中,不但储备了大量技术力量,也储备了丰富的知识与智力资源,这将为地方各项改革与决策提供强有力的智力支持。
      美国高校服务地方的经验值得借鉴
      美国许多高校在服务地方经济发展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比如以斯坦福大学为中心、加利福利亚大学和加州理工学院为主干建立了“旧金山——帕洛阿尔托科学工业中心”等。相比之下,威斯康星大学在服务地方经济发展方面更是多管齐下,并在办学思想上将服务社会的职能提高到一个新高度。
      威斯康星大学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与它在上世纪初制定的旨在服务社会的办学思想与理念有直接关系。20世纪初,范·海斯校长在谈到如何利用大学的职能为社会服务时指出:“教学、科研和服务都是大学的主要职能,更为重要的是作为一所州立大学,它必须充分考虑每一项社会职能的实际价值,换句话说,它的教学、科研、服务都要考虑到州的实际需要。”威斯康星思想在实施中的主要途径和方法是:传播知识和专家服务。
      传播知识方面,威斯康星大学成立了知识推广部,设立了四个服务项目:函授、学术讲座、辩论与公开研讨、提供一般信息服务。
      专家服务有两个层次:一个是大学与州政府建立良好的伙伴关系,大学指派专家、教授服务于州政府;另一层次是如果社会确实需要,即使是最高级的教授也被派做巡回教师到农村、商店和工厂进行指导。威斯康星大学派专家、教授服务于社会的同时,也从社会上邀请专家加强大学的教学与科研。这样,大学与社会的联系更加紧密,从而更有利于培养人才。
      相比之下,我国地方高校多处于二、三线城市,在服务社会方面因地域原因,很容易在解决地方具体问题上有比较优势。
      强化高校服务社会职能需制度支持
      市场经济条件下,大学之间的竞争也日趋激烈,谁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关键在于谁能准确找出自身的比较优势,并充分发挥这一优势。一直以来,地方高校紧紧追随重点高校的脚步,专注于在教学和科研两个领域中寻找优势,但与重点高校的差距却难见有显著改善,而且也渐渐失去了自身的办学特色。其实,服务社会一直未能得到地方高校足够重视,而这恰恰是地方高校培育办学特色、打造核心竞争力的主要依托。
      地方高校要充分发挥服务社会职能,需要转变办学思路,并适时调整相应管理制度。首先,地方高校管理者要充分重视服务社会职能。高校的社会影响力不仅体现在教学成果与科研成果上,更体现在对社会发展的参与度与服务能力上。
      其次,高校的社会服务职能最终要由教师来完成,因此也需要在制度设计上鼓励教师更多地参与社会服务。为进一步强化服务社会职能,地方高校应该把社会服务纳入教师的考核、评聘指标体系之中,将原考评方法由教学、科研两维度调整成教学、科研、服务社会三维度,这将能够更全面地评价教师的工作,进而也会激励教师从更多途径实现自身价值。
      再其次,高校应该与地方政府开展广泛合作,建立服务社会的长期机制。高校与地方政府合作并不仅表现在一纸协议上,而应该与地方政府建立起广泛、长期的合作关系。由于服务社会的具体途径多种多样,可供服务的领域也方方面面,因此高校与地方政府应该成立多个相关组织机构,并以机构为依托进行人员交流与开展深入合作。

      本轮经济结构调整对于地方高校来讲是一次难得的发展机会,谁能率先抢得先机,谁就能快速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摘自:《中国教育报》